雅牛网上网入口电视剧频道2019年电视剧 → [剧情片]  芝麻胡同

短网址转换    2019年最新动漫    2019年最新电视剧    2019年最新电影    查看: 106   回复: 4    打印   收藏收藏    上1主题    下1主题   
暧梦炬龙李香   发表于 2019-1-28 18: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公告:雅牛网的电视剧资源(图片,文字)全部来源于网络,雅牛网不上传电视剧视频,也不提供电视剧下载。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p2532384737.webp.jpg
(2019)
芝麻胡同 导演: 刘家成
编剧: 刘雁
主演: 何冰 / 王鸥 / 刘蓓 / 冯文娟 / 侯煜 / 毕彦君 / 方子哥 / 海一天 / 钱波 / 毛乐 / 迟嘉 / 马维福 / 常戎 / 张光北 / 杜旭东 / 田玲 / 高玉庆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首播: 2019-03-05(中国大陆)
集数: 55
《芝麻胡同》是由刘家成执导,何冰、王鸥、刘蓓领衔主演的年代剧。
该剧以1947年北京沁芳居酱菜铺为背景,围绕老板严振生、妻子林翠卿及一心为父亲治病的牧春花,讲述了三人之间的情感故事。
  1947年北京沁芳居酱菜铺老板严振生,因为哥哥和侄子帮自己去河北买大豆时路遇国军抢劫而死,为尽孝道从小过继给舅舅的严振生,要在妻子林翠卿之外,为亲生父亲喻老爷子再娶一房媳妇,为喻家传宗接代。喻老爷子看上了一心为父亲治病的牧春花,虽然是因为孝道娶妻,严振生和牧春花在接触中两人感情渐深。1950年新婚姻法颁布,严振生和牧春花离婚,在以后几十年的岁月里,严振生,牧春花,林翠卿一家仍然相互扶持,风雨共担。本剧同时还写了围绕在酱菜铺和芝麻胡同的一群普通人,他们的人生命运和悲欢离合,写出了老百姓过日子的道理和逻辑,小人物身上的朴实和善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暧梦炬龙李香   发表于 2019-2-24 17: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严振声
演员 何冰
“沁芳居”东家,带着小黑子、孔老痴、冯大福等伙计经营着传统酱菜铺,作为一名商人的严振声诚实守信、品质经营,骨子里透着老北京人的局气与仗义。但一场意外,打破了严振声和妻子林翠卿安稳的小日子。

牧春花
演员 王鸥
牧老爷子的女儿,而因缘际会下结识了严家人。对情感的执着、对父亲牧老爷子的孝顺、对恶势力的不妥协,让她与芝麻胡同结下了缘分。从此,她与严振声、林翠卿三人命运相绑,风雨共担。

林翠卿
演员 刘蓓
严振声的妻子。她说一不二,个性直爽,生活中喜欢海派流行歌曲,仔细入微处处讲究,而在对待丈夫和为人妻子方面,她则十分传统。

宝凤
演员 冯文娟
芝麻胡同常住居民。出身旗人,从小穿金戴银养尊处优,却不幸“落了排”被卖到严家作下人吃糠咽菜。宝凤在这宅院之中生活,虽有些蠢蠢欲动的小心思但纯真不坏,经历世事的沧桑巨变仍和严家人一起互相扶持,风雨同舟。

吴友仁
演员 海一天
国民党上校军官,游走在善恶之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暧梦炬龙李香   发表于 2019-2-24 17: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集
1947年5月,北平南城沁芳居,今儿是踩黄子的大日子,老板严振声却发现用的不是丰润马驹桥的大豆,大掌柜小黑子说满城都买不到丰润的货了,买主的嘴没那么刁,酱菜园里里里外外二十几口子人都等着老板开工钱呐。严振声念叨着:“咱的衣食父母是主顾,蒙了主顾,砸的是招牌,丢的是脸面!”严振声答应酱菜把式孔老痴去趟丰润拉豆子,孔老痴被严振声打动,同意留在沁芳居。
第2集
为俞家传宗接代的事儿两口子当着老爷子的面儿应下了,可一出俞家的门儿林翠卿就变卦了,严振声苦不堪言。沁芳居大堂正中的玻璃罩里端放着一六品顶戴,这是前清朝廷赏赐给严家的“宝贝”,福子和小黑子拦着严振声不让他卖这个宝贝……严说,它不过是顶破帽子,要搁前清他还管点儿用,现如今咱们得拿它救咱们的沁芳居。 古董商李先生约严振声在六国饭店俱乐部面谈关于御赐顶戴出让一事。邻座的一位国军军官很熟络地与一名漂亮的女招待打着招呼,严振声一见到国军就是一脑门子官司,而这个军官还对女招待动手动脚,严气愤极了……李先生告诉严,这是国民政府外二区的接收大员吴友仁,来头不小,那个女招待叫牧春花,是俱乐部的“红人”……
第3集
严振声和大福弄到十支盘尼西林救了牧春花的父亲的命,俞老爷子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春花的父亲说女儿会兑现承诺,又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顾虑”,说不知俞老先生的年龄,不知他家中是否有妻小……得知老俞是为自己儿子娶亲后,牧老爷才知是一场误会。严振声想明白了,决定拉下面子,从宝盛源东家佘了两千斤二八粉救沁芳居的燃眉之急。福子的一个“朋友”从开封过来,告诉了他们一直“托人”打听的严振声之子严宽的下落。1944年初,严宽参加了游击队,可巧刚参加队伍那天就遇上鬼子进村,地道让鬼子来了个两头堵,一个班的十多个人全都让鬼子捂在地道里,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朋友”把严宽参加队伍那天随身带的“良民证”交给了严振声,说这是严宽参加队伍那天交给游击队长的。严这些年一直告诉家里严宽是上南方进佛手瓜去了,听到噩耗后叮嘱绝不能告诉林翠卿这件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暧梦炬龙李香   发表于 2019-2-24 17: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剧集评价
《芝麻胡同》流畅的剧情、纯正的京腔京韵和京味儿十足的民俗风物抓住了观众的心,剧中老北京百姓有里有面、有滋有味的百态人生让观众看得过瘾,原汁原味还原了“胡同”、“四合院”的生活点滴。不论是严振声、林翠卿夫妻间插科打诨的日常,还是应对家里家外的人情世故,都透着老北京人的幽默、智慧和讲究。该剧不仅描述了主角严振声的人生变化,也运用了更多笔墨刻画百态群像,由点及面的铺展,多角度展现了人情百态的万象众生。剧中很多北京俚语、酱菜铺行话听起来也很有味道,在这浓浓的京味儿中,观众不知不觉随着芝麻胡同里的这一家人踏进了几十年的岁月风云。(《北京晚报》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暧梦炬龙李香   发表于 2019-3-24 20: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集
严振声对宝凤没那意思,他更没想到林翠卿会这样安排。林翠卿说娶二房之事不宜大张旗鼓,也不在乎大哥的周年祭日,选个好日子圆了房了事。严振声对妻子的安排不置可否,他自幼过继严家,十六岁便依严家父母之命娶了从未谋面的林氏为妻,多年来没什么大事是他做主办的,只有三年前送儿子严宽上前线打鬼子的事,是他硬着头皮干的,到现在严宽去世,而大家都以为严宽是去南方进佛手瓜……严振声后悔但为时已晚,又不敢向妻子及儿媳说实话,对林翠卿他只能“言听计从”,对亲爹的要求也不敢违拗。
第5集
沁芳居开耙的大日子,严振声亲自捣酱,抬眼突然看到牧春花,一激动,忘记自己正在捣酱,一个踩空掉进了酱缸里……严振声告诉俞老爷子,说他和牧小姐本就不是一路人,让俞老爷子别着急,一定给他找个好姑娘。郭秉聪找到古董商李先生,再次说起严家顶戴“东珠”的买卖,应了调包双簧的事儿。李先生找到严振声说自己手头紧,暂时“搬不动”那顶帽子,他为严另外找了一个买主,但得先给掌掌眼。而就在看货过程中,李先生与郭秉聪都在场,两人合谋动了手脚,帽子上真正值钱的那颗东珠被掉了包,到了吴友仁手里。“东珠”变成了假的,吴友仁却派手下冒充“买主”去把严振声手上的顶戴花翎买下。
第6集
沁芳居每天柜上的账都支干净了,卖顶戴花翎的三千块大洋也花光了,伙计两天没沾油水,严振声脸色凝重。吴友仁带着士兵冲进沁芳居,严振声与小黑子、冯大福走出账房,吴友仁狠狠抽了严振声一嘴巴,将顶戴打飞在地。掌眼的洪老板说发现帽子上的那颗东珠是假的,要严振声马上把三千块大洋还上,还不上就砸店。严振声从小在优越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在吃穿用度方面他称得上是一爷,可是他性格懦弱,一遇大事就犯晕,没着没落的拿不定主意。牧春花觉得此事跟自己脱不了关系,凑了一千一百块大洋送还给了俞老爷子家里。严振声非但没有感激之意,还暗暗告诫牧春花不该挣的钱就别挣。
第7集
说话间正遇上郭秉聪来牧家下聘礼,严振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牧春花要嫁的人是自家儿媳的亲哥哥。严说,这钱就自当是严家掏的份子钱吧,牧春花坚决要退给严振声这笔钱,郭说收下吧,咱还要感谢严振声,要不是他,牧老爷子也不会脱离险境。说起严振声和郭秉聪的关系,牧春花这才知道严振声已有家室,严振声也才知道郭秉聪和春花的关系。
第8集
严振声趁着酒劲来到牧家门前,面对郭秉聪和牧春花,却有口难言,只道出了一句“百年好合”。第二天,牧春花到沁芳居找严振声,说已经答应嫁给郭秉聪,两人缘分到此为止。郭秉聪和牧老爷子一起为牧春花在瑞蚨祥雅间里扯布备嫁衣,正巧遇上严振声、林翠卿和秀妈陪同宝凤也来店里选料子,宝凤看见郭秉聪在春花面前献殷勤,又瞥见严振声在一旁痴痴地望着牧春花的神态,宝凤心里不是滋味儿。郭秉聪话里话外又故意讥讽严振声,忍无可忍的宝凤嘴里喊着“姑奶奶我宁可当一辈子老姑娘不嫁了!”
第9集
郭秉聪在妹妹的劝说下来到严家认错,把非法所得的东珠钱退还给严振声,说差的那部分他愿意为严家干活还上,林翠卿告诉郭,差的那些钱不用还了,说严家不缺劳动力,让他另想辙……严振声心一软,说秉聪懂技术,留在沁芳居跟着孔师傅当学徒吧,郭又说自己没地方住,林翠卿说跨院儿里有大铺……严说,郭是儿媳秉惠的亲哥哥,还是别跟下人们住了,倒座房闲着也是闲着……
第10集
林翠卿跟着禄山来到严振声的病房,一推门,牧春花背着门正在喂振声吃东西。看见丈夫被打,她又怜又气,醋意大发。严把牧春花和牧老爷的遭遇告诉林翠卿,林也听得心疼。林说:“他亲爹,振声和牧小姐的事儿随您的心,您定日子我做主,给他们单立门户,明媒正娶接春花妹妹进您俞家的门儿!”春花还在琢磨林的话的意思,只见林一转头:“春花,去门外头叫禄山进来,问老爷想吃什么,你都给一一记下来,回严家让宝翔麻利儿的给老爷掂配完了送过来!”这不是拿春花当使唤丫头么?
第11集
严振声回家养伤,跨院儿上上下下忙活服侍老爷,宝凤提议她要给严振声掏耳朵,吓得严振声叫苦连连。此时小黑子和大福冲进严家,说孔老痴因为没给涨工钱,离开沁芳居不干了。严振声早就让小黑子带着伙计们跟着孔老痴学手艺,没想到什么秘方也没学着。严振声感觉这其中有问题,让手下的人一定请孔师傅到大酒缸,这才发现孔师傅不仅被打了一顿,而且威胁他三天之内离开沁芳居离开北平,否则弄死他。严振声这才明白过来,都是吴友仁在背后搞的鬼。严振声一边让小黑子和大福好好料理沁芳居,芝麻胡同林翠卿盯着,另一边严决定豁出去了,即使跟吴友仁拼命也不能任由他三番两次找麻烦,欺人太甚。
第12集
严振声把郭秉聪和孔老痴邀到家里吃饭,当着两人的面把话说明白了,从此以后都是“一家人”,孔老痴坐镇沁芳居,郭秉聪面露难色。郭秉聪告诉古董店李先生,孔老痴已经回严家了,而且严振声要保住沁芳居,像是要什么人的命,有点破釜沉舟的意思。郭秉聪还请李先生帮忙引荐,见了吴友仁,郭交出严振声跟日本人往来的书信证据,向吴索要“接济”款。
第13集
严振声一坐下便把祖上留下来翡翠扳指放桌上,让吴友仁笑纳。吴友仁挑明了他对牧春花的心思,希望严振声给他和牧老爷子牵线搭桥认识认识。严一听,胃病突发,赶紧溜了。张副官到沁芳居还扳指,却听到严振声要和牧春花结婚的消息,回头就告诉了吴友仁,吴友仁暴怒。严娶春花的良辰吉日又一次定了下来。严家大院儿里里外外的忙着。林翠卿下聘书给各买卖家和亲戚朋友,张罗俞家的新房布置,订喜轿订酒席。
第14集
春花和严振声二人婚事在即,牧老爷欲顶替严振声入狱。严振声丝毫不乱,吩咐好家里和沁芳居里里外外的事,坦然跟着国军走了…众人眼睁睁看着严郭二人被带走,林翠卿昏倒在地。郭秉聪被送到丰泽园的一个雅间,他成了吴友仁的座上宾,古董商李先生作陪。郭问是否可以因此定严振声有罪?吴并没有直接回答郭的问题。郭说,其实严振声绝不可能是汉奸。他给的那些材料,最多够先关他一年半载的,等我和春花结了婚再放了他……
第15集
严振声不在,林翠卿和牧春花齐心协力照料沁芳居,必不能砸了沁芳居的金字招牌。严家上上下下一大家子带着沁芳居的酱菜、里外三新的衣裳,来到半步桥监狱探望严振声。严振声身上带着牧春花秀的鸳鸯手帕,一直是林翠卿心里的疙瘩,此时一问才知道那日严振声差点被吴友仁的手下打死,是牧春花救了严振声,留下手帕给他擦血用的。俞老爷子也坦白,让严牧婚事差点黄了的“约法三章”,其实跟牧春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是老爷子自己找人写的,没想到惹出这么大的事。严宽为国捐躯的事,严振声也这才告诉了林翠卿和郭秉惠。
第16集
牧春花告诉吴友仁,他想要什么她心里清楚,直接绑了带走不就完了,何必来这套虚情假意的。看不过吴友仁对牧春花动手动脚,郭秉聪掏出从遗老那儿买来的老式毛瑟枪对准了吴友仁,郭扣动扳机时不料火药炸了膛,崩花了郭的脸。吴友仁拿过那把毛瑟枪对郭说,没想到你小子这么有种。他又轻声对春花说:“我没有娶你的命,可是我攥着严振声的命呢,只要你跟我做一天的夫妻,姓严的我保他不死,全须全尾儿走出半步桥。”
第17集
牢门开启,严振声被狱警解下镣铐,严说没想到大限提前了,他忙取过那身上等料子的“行头”……狱警说,不用穿了,你的案子查无实据……严振声走出半步桥监狱,他看到了小桥对面的春花和禄山。严悲喜交集,春花朝着严微笑着,随即她拦住一辆洋车离去,严欲让禄山拉上他去追春花,禄山说,春花刚刚吩咐过,说自己正在守孝期间,头七还没过呢,她就不陪老爷您了。小黑子、高禄山陪着严振声到清华池搓澡,没料到碰上了佟麻子,一言不合差点动起手。
第18集
小黑子在沁芳居门口碰到之前在大牢里打过照面的海淀猪头飘,猪头飘当时跟严振声住对门。两人来到酒铺喝酒,黑子说起喜欢一姑娘,但姑娘嫌他穷,他做梦都想开一个自己的酱菜园子。猪头飘开导他说,说给他一个能马上发财的办法。“不用害人,谁害人,咱们害谁。你要学会整治强盗,就是要成为从强盗的碗里夺食的江湖义士。”此语使小黑子眼前一亮。 牧春花晚上邀了伙计茶壶康和当班的大汉喝酒,下药把两人迷昏,企图当晚杀了佟麻子报仇。
第19集
小黑子买下原郭秉聪家在东城的酱园,领着孔师傅来到酱园,孔老痴感慨万千,毕竟这里是花了半辈子心血的地方。小黑子平日里不露痕迹,仍是布衣长衫在沁芳居站柜,酱园的一切交由名义上的老板打理。他租下一处小院,并告诉哥们儿,自己要娶一个落了排的没毛凤凰,她是小黑子此生唯一中意的姑娘。致美斋的伙计提着食盒鱼贯而入,哥们儿问小黑子为什么不直接去酒楼?小黑子说,穷人咋富最忌显摆,露了白就招来了祸。哥儿俩把酒言欢,说佟麻子怕死,笤帚疙瘩也能把他吓尿了。
第20集
严家北屋内宅里,林翠卿拎着严振声的耳朵训斥着,她说严好色,说你想就想了,干嘛不跟我提前打个招呼呢,现在的局面,弄得咱们两口子里外不是人,让下人们笑话不说,春花那你也没法交代。严说,喝酒的人真醉大发了就麻了,不可能会干什么。林根本就不相信,说酒是色媒人,男人喝完酒什么事干不出来?!此时禄山在屋外传话,说侦缉队的人在佟麻子的带领下要进院查赃物。又气又恼的严振声冲出屋门,顺手抄起院门口的镐把与禄山、小黑子、宝翔、福子一同来到宅门外。
第21集
严振声找到古董店李先生,询问牧春花的下落。李先生告诉严振声,牧春花已怀上吴友仁的种了,四个月了!严振声这才反应过来,知道牧春花为救他牺牲了自己。牧春花对吴友仁的态度突然变软,说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同意安安分分留在吴家做四太太。春花跟三姨太也成了好姐妹。就在当晚,趁着吴友仁高兴喝醉,在四姨太帮助下,牧春花逃出吴宅。
第22集
郭站在北屋外大吼,说严振声没良心,忘恩负义……林忍着身体的病痛走出门说,老爷出城拉雪里蕻去了,有什么话跟我说。郭问林,老爷和春花要离婚当真吗?林说,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他们离了,你们不是可以鸳梦重温吗?难不成她肚子里的孩子姓郭?郭说他可干不出这种事,他说完匆匆走出院外。郭在北平黑市上见到了春花,她正在兜售美制的军用罐头和面粉。她对郭的态度十分冷淡,郭问她为什么干上这个了,太危险了。春花说,多挣点为将来着想。
第23集
李先生几次找吴友仁要吴欠他的五千大洋,都被吴友仁打马虎眼糊弄过去了,李先生只好说出有人想要刺杀吴友仁的事,吴友仁警惕起来。一天夜里,秉惠对福子悄声说,她哥哥有一天说走了嘴,说那孩子是二区吴长官的种。福子心里一沉,他把自己所知的片段联系到一起,说了一句不好…… 此时,严振声和小黑子正关着灯在东耳房里密谈,说要在这个礼拜结果掉吴友仁,二人悄悄走出东耳房,黑暗中的一支枪口对准了往北屋走的严振声,突然间一声枪响,一个黑影倒在地上,前院和跨院的灯都亮了,福子拿着手枪走到行刺者身边,一看此人竟是吴友仁身边的张副官!
第24集
黑市的街道上报童喊着:“看报,看报,北平城防固若金汤!外二区长官吴友仁命丧勾栏!”春花买了一份报纸,上面登有吴友仁遭枪击死亡的照片及文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太太,天儿冷了,咱回家吧……”春花抬起头来,严振声站在她面前,春花不语,眼泪流得更凶了。严像是在唠家常:严振声没什么主意,可是这事儿(指指报纸上吴的照片)是他做的主,他也算出了一回头,替自个儿,也替他媳妇儿春花报了仇。“我媳妇是好人,好人生的孩子就是好孩子,往后我就是他的亲爹,花儿,咱回家吧……”严张开双臂,春花一头扑到他的怀中……
第25集
小黑子一身伤回到严家大院,他见了林翠卿说老爷的危险已经过去了,案子已撤消,沁芳居是让人诬告了,侦缉队抓错了人。宝凤在跨院里用跌打药为小黑子疗伤,一边擦药一边掉眼泪。小黑子嬉皮笑脸地提起“歪脖子臭椿树搭巢”的事,宝凤把小黑子的上衣拽在他身上说,搭窝也得等你的伤好了再商量,小黑子的表情“醉”了一般。被带到东单牌楼修飞机场的严振声,自个儿想办法趁夜从工棚逃了出来,一夜风餐露宿后,风风火火来到春花住的珠市口南一大杂院里,见春花正在屋内缝制婴儿的小衣服。
第26集
东单飞机场早就完工的消息有好几天了,严振声一直没回家,林翠卿苦思冥想,最终焦点落在春花身上,她觉察出二人还没断了情意,可院里的这帮人她问谁谁都说不知道春花住在哪儿。鸡贼的郭秉聪透过话来,说想吃白面了,他知道林翠卿囤积了二十多袋的白面。林把西耳房存粮房间的钥匙交给宝翔,跟秉聪说“听清楚了,见不着老爷本人我可要把白面收回来!”林翠卿坐着带棉棚的洋车,禄山拉着她朝珠市口南的贫民居住区赶着,郭秉聪在一旁腿儿着。到了地方,林看着大杂院儿的破门楼,撇着嘴说着难听话。
第27集
春花肚子渐渐大了,严振声为照顾春花一直住在俞家。林翠卿突然病得厉害,秀妈和禄山赶紧去请严振声回家,急匆匆进了屋,这才发现是林翠卿为了见他撒的谎。小黑子在跨院布置他和宝凤的新房,他挖开地下的砖往里面藏钱,被买纸灯笼回来的宝凤撞上,她问他哪儿来的这么多的钱,小黑子说祖上传给我的,整整五千块,宝凤说我成阔太太了。小黑子在集市上碰见劫佟麻子时拜过的大哥海淀猪头飘。这大哥说要黑子跟他一起捞一把更大的,且现在乱得很,没跑成的有钱人都怕死。小黑子说他马上要娶媳妇了,不想再干了。
第28集
严振声被团长抽了耳光,林见丈夫挨打,她冲上前与团长“撕扯”,团长掏出枪说:“我以破坏治安罪就地处决了你!”严死死拉住妻子说:“翠卿,咱走吧,钱咱不要啦!”望着鼻青脸肿的严,春花拿出自己的所有积蓄交给严,严说,买卖撑不下去,你这点钱够干什么用的。宝凤看东家走投无路了,偷偷告诉林翠卿小黑子有五千大洋的积蓄。林翠卿带着宝凤找到小黑子说起沁芳居的状况,她要向小黑子借钱经营,以扭转沁芳居的局面。
第29集
春花临盆,接生婆忙了大半天,孩子也生不下来。林翠卿急了,说马上送医院,请医生上门怕是来不及了……禄山拉上春花往东单跑,一行人正巧与一支队伍相遇,严让禄山“躲着”他们靠边走,不巧禄山的车过一个坑时被颠翻了,严掀开车帘抱出生命垂危的春花……一解放军遇此情况当即叫住一辆吉普车,上面走下的大个子首长二话没说,让战士们帮忙将春花抬上车,严和林也上了车,禄山带路……
第30集
吴友义知道小黑子把钱都借给严家后,一直撺掇小黑子逼林翠卿还钱。入夜,禄山拉着严振声刚到严家门口,被打了一闷棍,醒来后匆匆向林禀报,说严振声被一个蒙面人绑了,绑票的留下一封信,三天之内让主家凑足五千块现大洋赎人,不然就撕票。林翠卿要秉惠将此事告诉福子,春花说一定要谨慎行事,北平城里仍然很乱,散兵游勇与黑恶势力混杂其中,万一走漏消息他们就会撕票。
第31集
严振声、严宽父子二人到浴池洗完了澡,靠在铺位上边吃边聊。严宽向父亲说起自己怎样到的冀中,又如何在鬼子的扫荡中侥幸逃生,听说要北上打内战,他从国民党部队中逃走,摔折了一条腿,后隐姓埋名给地主扛长活熬到今天。 严振声发现儿子一改青少年时期的懦弱,言行中带有一种放荡不羁的劲头。严振声支支吾吾,欲告诉严宽秉惠和冯大福的事。
第32集
严宽得知秉惠已改嫁冯大福,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回到严家,严宽狠狠打了福子一个耳光……郭秉聪斥责严宽,严宽让郭住嘴说:“冯大福,我走的时候,把我媳妇托付给你,没想到我一回来,她却成了你媳妇了?!”严宽让福子带上老婆孩子从严家滚出去……林翠卿说,严鹤年是你严宽的亲儿子,也是我的亲孙子,谁走都行,鹤年不能走。老严说,这个事情要慢慢商量,不能意气用事……林翠卿责怪老严当初做主让儿媳妇改嫁。一家人吵得不可开交。
第33集
秉惠在屋外听到严宽、严振声、林翠卿争吵不休,她走进屋伺候严宽穿衣,跟严振声说她会去沁芳居的作坊干活,把孩子托给秀妈带,她不要工钱,只要能养活严宽少爷,让她干什么都成。禄山匆匆跑进前院,说解放军包围了佟家大宅……春花挺着大肚子往外走,她让宝翔把那根打狗的镐把拿上,林拉住春花不让她去,说是怕动了胎气。
第34集
春花生了个胖儿子,俞老爷子抱着自己的孙子乐开了怀,全家人为俞姓添丁摆酒庆贺。老严和亲爹为新生儿的名字争论着,最终决定,户口登记的名字叫俞宗,平常家人叫他严宗……席间林翠卿的手突然不听使唤,端着的酒杯拿不住掉在桌上,她说近来骨头老疼,自己没当回事,今天却疼得拿不住东西了。原来林翠卿类风湿性关节炎又犯了,卧床不起,春花和宝凤轮流守候照顾着她。
第35集
严振声再次到政府工作组谈婚姻情况,回到家告诉秀妈和宝翔,虽然已跟林翠卿离婚,但永远都是一家人,而且这件事对严宽必须守口如瓶。宝翔、禄山、宝凤和秀妈在跨院里谈论着前院的“变故”,宝翔叹太太可怜……跨院里大伙儿谈论间郭秉聪和高禄山吵了起来,宝翔不小心说漏嘴,说老爷跟太太已然离婚了。严宽恰好路过跨院小屋听见这事,立马去找肖主任,回到严家告诉林翠卿,严振声已跟她离婚了,林翠卿痛苦不堪。
第36集
严振声去找牧春花,春花说他必须去北屋陪翠卿姐住。到了北屋,林翠卿冷嘲热讽,把严振声轰了出门,让宝翔把被卧拿来,晚上在外屋儿搭个桌子睡。严振声拍了拍宝翔的肩膀,用眼神“叮嘱”他要照顾好林翠卿……随即转身走出北屋。当晚严振声只能在俞老爷子屋里歇了。俞老爷子说,“割了就得让,舍了就得放,对翠卿你得让着她,将就着她才是。”严振声请他放心,瞅着翠卿的样子,他心里就堵得慌。她越是这样儿,严振声就越是要加倍地对翠卿好。
第37集
林翠卿突然上吐下泻,一家人在医院守候着病入膏肓的林翠卿,宝翔发现原来林翠卿把送来的吃的都扔了,春花说林翠卿这是不想活了。严振声难过不已。春花遍访京城名医,终于找到了一位老中医,严振声寸步不离照顾林翠卿,林翠卿逐渐转危为安。郭秉聪得知老严和林翠卿已“离了”,他甩闲话说严振声不仁不义、喜新厌旧。严振声却三缄其口。林翠卿终于回到芝麻胡同,宝翔为林翠卿准备了一桌盛宴,这些菜肴都是宝翔的拿手绝活,是他祖上保留下来的御膳真传。
第38集
林翠卿表面还是和和气气的,确是感觉跟大家生分了。在跨院宝翔私下对妹妹宝凤说,他能从太太身上看到自己祖上贵族世家人的影子……宝凤从哥哥幸福陶醉的神情里看出了名堂。妹妹说,前院太太你可别惦记,人家是有身份的主子。宝翔说,她现在已不是严家太太了,而且如今解放了,讲人人平等,连政务院总理都称自己是人民的勤务员。
第39集
林翠卿要求宝翔跟他们坐一桌吃饭,说宝翔就是严家的亲人,添双筷子的事,吃不穷严振声。众人有些诧异,但严振声没说二话,说从今往后严家的家还是林翠卿当,严振声还说起牧春花工作的事,牧春花催促严振声赶紧吃完,出门到肖大姐那儿干正事去。牧春花拉着严振声到肖主任那儿,把两人的离婚手续办了,还催促尽快给严振声和林翠卿办理复婚。
第40集
春花忙找到宝翔,让他抓紧时间跟老严谈谈他和林翠卿的事,否则可能要出人命。宝翔听了春花的劝,下定决心,告诉严振声他要娶媳妇的事,正要说女家是谁,恰巧林翠卿来厨房找宝翔,说女方还没拿定主意,没让宝翔说。春花问老严,宝翔的事他都告诉你了吗?严振生说:“说了,不就是他要结婚的事吗,结就结呗,非跟我商量个什么劲,多此一举。”春花知道事情严重,只能告诉老严,宝翔要娶的正是林翠卿。
第41集
严振声到厨房找宝翔,严的态度让宝翔知道老爷已经知道他和林翠卿的事,宝翔说过几天就卷铺盖走人。林翠卿深夜到宝翔屋里看女儿,宝翔再次提起结婚的事,林终于答应明天就找严振声说清楚。林翠卿和秀妈上街,路上碰到肖主任,这才知道严振声一年前跟牧春花离了婚。林翠卿到沁芳居找严振声,问严振声自己还是不是他的媳妇。严振声说在他心里永远是,她很感动。林翠卿回到家,告诉宝翔她改主意了不能嫁给他,她心里还是放不下严振声。
第42集
牧春花劝严振声,既然宝翔和林翠卿已然这样了,能不能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成个家,踏踏实实地让他们过自个的小日子呢。严振声大怒,坚决不答应。几天后,宝凤收到了哥哥的信报平安,还说他和翠翠永远不会再迈进严家的大门,甭找了,谁也找不着,而且他会告诉翠翠,她的妈妈一生下她就死了……林翠卿的精神顷刻间崩溃了。她梦呓般地说这说那,春花紧紧抱住她像哄孩子般哄着她,边哄春花边流泪……
第43集
严振声和春花哀求宝凤,要她说出宝翔的下落。宝凤为了救林翠卿,带着严振声和春花来到一家大饭馆的后厨,见到了宝翔和睡在隔壁小棚屋摇篮里的翠翠。严振声放下脸面,先跟宝翔赔了不是。宝翔却不吃这一套。宝翔表示自己绝不会回严家了。宝翔对牧春花说出了自己被伤害的经过:那天他到太太屋里说要娶她,谁知太太狠狠拒绝了他。宝翔无论如何不肯让孩子跟他们回严家。春花、宝凤、秀妈、严宽、黑子、禄山带着林翠卿来到饭馆见宝翠翠,却发现宝翔和孩子都已不见踪影。
第44集
一天,一名解放军战士突然走进严家跨院,说要接敬秀同志和禄山同志走。大家知道是冯大福回来了。郭秉惠闻讯前来,福子却沉默不语,秉惠含泪转身离去。严宽抓住秉惠,一瘸一拐走到大福面前,他叫了福子一声哥哥,兄弟二人相互凝视着,严宽说:“你喜欢秉惠吗?”福子沉默良久道:“喜欢,可是……”严宽斩钉截铁地打断了福子的话说:“喜欢她就跟她过!没什么可是……” 兄弟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第45集
肖主任到严家找严振声,林翠卿一见到肖主任就急了,肖大姐对林翠卿说,她递交的离婚申请不予受理,理由是她没有特长又没有工作能力,而且她的女儿还小,如若离婚他们母女的经济来源就断了,她儿子严宽虽有工作但又是个残疾人……严家院里的人谁也没有想到林翠卿会主动提出离婚。林翠卿对牧春花说:“妹妹,我耽误了你和振声这么久了,今儿个,我无论如何也要跟他离婚!不能再对不起你们啦!”俞老爷子自责起来,说这些恩恩怨怨,其实都怪他。
第46集
文工团的老丁来严家找牧春花教她唱歌,听着两人的歌声,严振声气不打一出来。老丁 “激情澎湃”地教春花如何发声,以增加表现力……春花觉得不妥,默默推脱。老丁问春花:“你是怎么在这样的封建家庭里生活下去的呢?”春花说,这两个孩子的爸爸住在这里,她不能让儿子缺失了父爱。喜欢春花并追求她很久的老丁直接了当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说重新组建一个家庭同样可以让孩子得到父爱……春花当面拒绝了老丁。老严说这个团长没安好心。春花不停地笑,说他们在排练,是纯粹的工作关系。
第47集
严振声回到家,说不想耽误春花,只要她想离开严家,他绝不拦着。春花说,他们是一家人,不怕别人说闲话。牧春花单独找到小黑子,小黑子二话不说开口就要房契,牧春花提起小黑子打劫佟麻子、杀了海淀猪头飘的事,小黑子没想到牧春花还知道这事,做贼心虚,没再提这事。春花安慰严振声,小黑子算是给拍唬住了。林翠卿特地给牧春花沏了茶,说要跟春花说些体己话。林翠卿感激牧春花这些年一直替她这当姐姐的想,说她再不为春花考虑考虑,枉为姐姐,枉为人!牧春花心中五味杂陈,眼睛湿润。
第48集
老严、春花和林翠卿三人共同找严宽谈话,严宽说杏儿这是用澡堂的事讹他。春花点破杏儿早就对他芳心暗许,对他是真爱,是个好女人。严宽沉默许久,说这辈子非杏儿不娶了。林翠卿和牧春花给严宽布置好新房,严家上上下下都来帮忙,准备杏儿和严宽喜宴……小黑子放话,要在喜宴上当着酱菜厂大伙的面闹酒炸。严宽的婚礼只能不办了,林翠卿一生气,又开始念叨宝翔……林翠卿这病根没除,牧春花和严振声这些年一直不敢让林翠卿受刺激。
第49集
严谢忽然问妈妈,自己可不可以改出身,春花愣住了,儿子又说自己已经知道严振声和她已离婚多年……鹤年告诉严谢,他偷听到家里大人说老严根本就不是严谢的亲爸爸。严谢要跟严振声断绝所谓的父子关系。春花生平第一次打了儿子一个耳光,严谢哭了,母亲正欲说出严谢的生身父亲是谁的时候,严振声厉声制止住春花。严谢看见辛红和鹤年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他心里很难过。严谢把自己心中的不平告诉了牧春花。
第50集
冯鹤年和严谢在命题作文里都写了孔师傅的离世,老师重点表扬了鹤年的作文,严谢情绪失落。回到家以后,严谢故意回避与老严接触,不仅不叫爸爸,连北屋的门都不登。春花说儿子不能不近人情,严振声虽不是生父,但他养育了你十几年……严谢打断了母亲的话,说要和严振声彻底断绝来往。春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隐痛……鹤年对严谢说,他准备开一次大的家庭会议,还邀请了辛红参加。小黑子听到两位年轻人的谈话,说自己也想参加这次会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东京单身男子
轮到你了
HIStory3-圈套
我,到点下班
紧急审讯室3
草莓之夜·英雄传
黑夏 第一季
你的荒野求生-综艺
六月夏初
云端之上
印度奇游
银河补习班
八佰
我的青春都是你
音乐家
周恩来回延安
卡罗尔与星期二
文豪野犬 第三季
深夜的超自然公务员
我们无法一起学习
皿三昧
荒野的寿飞行队
鬼灭之刃
水果篮子
商鞅变法:公元前356年、350年、
《垦草令》:秦孝公前359年命商
商鞅:卫鞅、公孙鞅、商君、先秦
申不害:申子、法家重要创始人、
慎到:慎子、法家创始人之一、稷
重农抑商:崇本抑末、农本商末、
法家学派:法家思想、刑过不避大
《墨辩》:经上、经下、经说上、
不辩菽麦
鹑居鷇食
迎头赶上
暗约私期
不言而信
四海八荒
器满将覆
错认颜标
什么是整数强迫症,有话床上说
我们去图书馆的流程是这样的吗
考拉吃桉树叶,其实并不是因为喜
怎样委婉地提醒一个人有点胖?
当代社会七大生活谎言,你有吗
父母打你用过最狠的工具是啥?
春暧花开,今年的目标实现了多少
其实你也有1000万款,只是忘记了

  • 站长工具 SEO查询
  • 影视图片
  • 站点信息

300条最新帖子       目录页面快速收录审核通道       雅牛网,上网入口,知幸朋友,雅牛共赏       皖ICP备11016099号-8


与雅牛网合作、版权、交流指定邮箱

雅牛网 欢迎交流,批评,建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