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牛网上网入口电视剧频道2018年电视剧 → [剧情片]  古董局中局

2019年最新动漫    2019年最新电视剧    2019年最新电影    查看: 219   回复: 3    打印   收藏收藏    上1主题    下1主题   
星睛心丰兴隆   发表于 2018-1-2 22: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公告:雅牛网的电视剧资源(图片,文字)全部来源于网络,雅牛网不上传电视剧视频,也不提供电视剧下载。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QQ截图20180102222825.jpg
(2018)
古董局中局 导演: 五百 / 余庆
编剧: 刘殷实 / 卢源
主演: 夏雨 / 乔振宇 / 蔡文静 / 田中千绘 / 王刚 / 吕中 / 曾江 / 黄海冰 / 汤镇宗
类型: 剧情 / 悬疑 / 冒险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首播: 2019(中国大陆)
集数: 36
又名: 古董局中局网剧版 / 影视剧古董局中局 / Mystery of Antiques
《古董局中局》是由腾讯影业、五元文化、壹加传媒出品,五百、余庆执导,夏雨、乔振宇、蔡文静、田中千绘、王刚等主演的一部以古董鉴宝为核心的悬疑探秘剧。
该剧根据马伯庸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小古董店主许愿,出生于迷雾重重的古董世家,意外卷入一起沉没已久的江湖秘局中的故事。
  一个突然到来的访客,把平凡的古董店店主许愿带进了一个做梦都想不到的阴谋中,一件坊间传说的稀世珍宝,竟然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几十年前做的局,竟然已经编排进自己的命运。许愿将使出浑身解数,置身生死之间,和蛰伏了几十年的各方神圣斗智斗勇,和古董江湖里造假做局的各种奇技淫巧一一遭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星睛心丰兴隆   发表于 2018-1-2 22: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许愿
演员 夏雨
许愿,是北京琉璃厂一家古董店的店主,30岁那年,自己的命运和一件坊间传说的稀世珍宝扯上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和蛰伏四方的江湖险恶斗智斗勇。他是“名眼梅花”五脉之一白字门的后人。

药不然
演员 乔振宇
药不然,出身鉴古学会五脉之一的玄字门药家,帅气风趣,人送称号“药二爷”,擅长用“科学”鉴宝段真伪,看似玩世不恭,其实他在隐秘险恶的古董江湖中有着自己的选择与判断。

黄烟烟
演员 蔡文静
黄烟烟,古董世家黄家的后人,五脉“明眼梅花”黄字门的传人,黄克武的孙女。她做事干练果决,凌厉的眼神搭配随性的头饰,让她看起来平静却有力量。

木户加奈
演员 田中千绘
木户加奈,是个来自日本的姑娘,她有着利落的长发、温婉又有女人味,而她探究的眼神里却似乎藏匿着更多无法言说的秘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暧梦炬龙李香   发表于 2018-12-29 22: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集
  1937年在北平,中华民国的公民许一城,借考古为名,勾结日寇木户有三,从而盗卖传世国宝则天明堂玉佛头,最终判决其死刑,并立即执行。随着城墙前的几声枪响,许一城被处决了。1995年,北京潘家园,一位皮特先生来到许愿的古董店,并且带了一名随从,这许愿便是徐一城的后人,随从向许愿介绍,皮特先生醉心于中华文化,这次出来就是为了寻宝。皮特看中一枚玉扳指,哪知老板说道扳指才五十元,随从马上告诉许愿,皮特先生要的是尖儿货,随后许愿拿出几件玉器,并向两人一一介绍,最终告诉两人,所有东西加起来要三千英镑。皮特先生的随从拿出钱交给许愿后,拿出一个箱子,皮特先生从中拿出一系列工具开始对几件玉器进行检验,并且挨个说出几件玉器的仿制特点,很明显就是一名专家,检验过程中还将几件玉器摔个干净。在日本东京,细川先生和加奈小姐都出现在研究所六十周年的酒会中,细川听闻加奈要去往中国,加奈解释道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爷爷的愿望,而细川却说道她是为佛头的事儿,并提醒她自己可以给她提供帮助,并表达了自己对加奈的爱意,加奈提醒细川别忘了自己是内务大臣的儿子,告诫他像正常男人一样尊重自己。此时一名女子潜入藏馆,准备盗取佛头,却被守卫当场杀死了,加奈的随从提醒加奈,当务之急应该抓紧时间去中国,并且罗局可以帮她找到许家后代,加奈知道,自己只有找到许家的后人,才能完成自己想要做成的事。许愿在店中正在给自己的父母上香,随后便自饮自酌,并祝贺着自己生日快乐,刚端起杯子,便进来一位叫方震的男子带着两个人,将许愿蒙着眼带到西山附近,在这里许愿见到了罗局,罗局见到许愿便知道他已经猜出自己到了哪儿。罗局请许愿到这里只想请他帮个忙,在古董行有五脉一说,所谓五脉就是,古董行有人做旧,就有人掌眼,掌眼的人不少,但是能独树一帜,流传至今的不多,长久以来就形成了五条鉴宝源流,他们鉴的就是天下的宝,掌的就是古董行的眼,五股源流汇集一起就被称作明眼梅花,也叫五脉。许愿不懂罗局说这些的含义,罗局告诉许愿,他们许家就是五脉之一,他许愿就是五脉白门的唯一血脉传人。而许愿自己都不知道这些事情,随后罗局带着许愿说要给他介绍几个朋友,在去往的路上,还碰上了一名让许愿眼前一亮,却对许愿爱答不理的美女。罗局将许愿带到一个饭桌前,并向众人介绍,许愿便是许一平的儿子,接着又向许愿介绍了五脉其他前辈,其中有玄门家长药来、红门家长刘一鸣、青门家长沈云琛、黄门家长黄克武,并告诉许愿,刘一鸣现在是五脉的会长,许愿向几位家长纷纷问好。刚才碰见的姑娘黄烟烟也在其中,另外还有沈家的公子沈君和药家的二公子药不然,许愿发现药不然便是上午的皮特。几位老前辈都不承认许愿是五脉中人,黄克武告诉他,他的爷爷许一城是个大汉奸,当年将武则天明堂玉佛的头盗卖给日本人,导致国宝流失在外,他的爷爷将五脉的信誉毁了,并且当年许家因为通敌叛国,已经被逐出五脉。许愿对这些事儿毫不知情,但依旧感激黄克武能将这些事告诉他,随后便告辞要走。此时罗局拦住许愿,问许愿想不想给他爷爷平反,刘一鸣也说道此事或许有蹊跷,就看许愿能不能把握机会,沈云琛说道事发当时,许一城从来没有抵抗,至死也没有辩解一句,这些种种都很奇怪。许愿对自己的爷爷不知一丁半点,而罗局今天找他来的目的就是想让许家重回五脉,黄克武说道让汉奸的后代重回五脉,自己就第一个不同意。罗局说道许家衰败以后,就由黄家执掌了白门的生意,所以黄老是铁了心,不打算让许家重新爬起来了。黄克武表示自己松口可以,要么许一城没做过这件事,要么许愿就把玉佛的头拿回来。许愿当场表示自己没这个能力,罗局告诉众人,自己收到东京木户加奈的一封信,也就是木户有三的孙女,而木户有三就是当年佛头的买家。木户加奈在心中说明,将则天明堂玉佛头,归还给中国,众人纷纷高兴这是天大的喜事,罗局也表示将在一个月以后举行盛大的佛头归还交接仪式,但木户加奈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有许家的后人,参与交接仪式。五脉家长纷纷表示不知木户加奈是何用意,许愿也表示自己不愿参与这种大事儿,说罢便转身走了。罗局送走许愿后,交给许愿一份报纸让他收好,并告诉他有些事需要明天单独交代,佛头案也没那么简单。许愿回去后,便在路边吃起了羊肉串,结果边上有一群人吵了起来,一个家长领着孩子,不小心弄坏了一家店的里的文物,那是一枚小印章,古董店老板要讹诈那家长一万元,却被许愿用一根细线验出了真假,殊不知远处的药不然和黄烟烟都在看着他,发现他果然是扮猪吃老虎。

第2集
   许愿来到一所学校,他回忆到当年自己的父亲许和平被人冤枉拿走了元青花,而另外有一部分学生相信许和平是清白的,最终两方人大打出手。一名学生伺机拿着一块砖头将许和平砸到在地。加奈小姐抵达中国后,接应她的人就将许愿的资料交给了她,随后她便去了大使馆。刘一鸣陪着罗局钓鱼,两人都已经知道了加奈到达北京的消息,但加奈是私下行动的,刘一鸣猜想她一定有别的目的,所以建议交接仪式有个第二方案。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担心许愿的能力,怕他没有学好《素鼎录》上的鉴宝手段,另外刘一鸣说道黄克武由于生意,不愿许家重新振作,担心许愿和《素鼎录》已经暴露,四悔斋也不会太平。罗局告诉刘一鸣,自己已经派方震等人前去保护,许愿现在就是个诱饵。黄克武和药来也在一起商量着昨天的事儿,黄克武说道昨天让罗局和刘一鸣摆了自己一道,认为这次是冲自己来的,药来也分析到他们现在找到机会把许家又拉回了了,但是又想到木户家如果肯归还佛头也算一件好事,但黄克武却认为这件事有人别有用心。黄克武又说道许和平的事还没完,现在又冒出一个许愿,药来本来认为许愿没学到许家的真才实学,但黄克武却认为,许家的《素鼎录》是独一无二的绝学,许愿应该不会轻易丢下。罗局又请来了许愿,向许愿讲述了佛头交接的重要性,但许愿始终认为自己没这能耐,仍然坚持拒绝罗局。罗局给许愿看了一封匿名信,信上说道这次日本人归还的佛头是假的,如果按信上所说当年他爷爷给日本人的佛头是假的,那么许一城就可以轻松的翻案了,但这又与许一城被捕后毫无反抗相悖。罗局分析到这里面有两种可能,第一佛头是真的,第二就是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大秘密,并且罗局告诉许愿,他父亲的死,也与调查佛头案有关。方震等人丝毫不松懈的盯着许愿的四悔斋,这时一名男子东张西望的趁着他们被一辆车挡住视线而进了四悔斋。这名男子看到许愿在熟睡之后便打开保险柜拿走了里面《素鼎录》。此时许愿已经醒了过来,大喊一声抓贼,门外方震等人便开始追赶,而最后却是黄克武的孙女黄烟烟及时赶到将贼抓住的。方震想要带走从贼身上搜出来的《素鼎录》,许愿嬉皮笑脸的应付到让他尽管拿走,这是他自己的手抄本。随后方震将这件事报告给了罗局,罗局叮嘱他这件事非同小可,让方震他们务必审问小偷的来历。方震将小偷带回去之后,调查出这个小偷叫顾明飞,是顺通车行的司机,而这两天他接待过一个日本客户,就是木户加奈。此时加奈正要出门去见罗局,随从告诉加奈,司机的电话一直没人接,方震此时来到跟前,将加奈带到了罗局的办公室。罗局将佛头交接仪式的时间告诉了加奈,加奈告诉罗局,佛头目前还在东京,这次没有带来。加奈补充到,佛头目前在东亚研究所,所以很多细节都要跟研究所对接,这次跟罗局见面就是要当面确认一些事。随后罗局将顾明飞的照片给加奈看,加奈也认出了这是她到北京的司机,但是对顾明飞盗窃的事却不知情。随后加奈接着说道,佛头是因许一城老先生而起,自己的爷爷留下遗愿,要向许家后人致歉,并共同完成交接,罗局本想提出换人,但却被加奈一口拒绝。罗局打电话找要不然,想请他帮自己一个忙,而此时的许愿却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北京,一边收拾还一边唠叨着不入鉴古行,远离五脉怎么就这么难,可是刚打开门,就碰见了药不然。药不然想跟许愿赌一把,于是带他来到自己的私人研究所,里面陈列着各类鉴宝仪器,为了这个赌局,药不然请来了考古研究所的郑教授。郑教授向两人介绍规矩,桌子上放着几件价格不菲的古董,要求两人只能看,谁选的东西价格高,谁就获胜。两人的赌注是,药不然如果赢了,许愿就要听药不然差遣,许愿如果赢了,拿许愿就说什么是什么。本来许愿选了一尊佛头,而药不然选了一个官字的茶碗,就在郑教授宣布佛头价值五万,茶碗价值八万时,许愿根据佛头颈部切口,向众人解说这佛头是坐坛说法宣讲佛,郑教授也承认自己看走眼了,价值最少十五万。就在药不然准备认输时,许愿摔了佛头,并告诉众人佛头是赝品。郑教授说道这是黄家瑞缃丰的东西,怎么会是假的,此时黄烟烟也在远处看着这场赌局,黄烟烟身边的人也质疑着,自家的铺子怎么会有赝品。

第3集
  药不然拽着许愿来到瑞缃丰,找到瑞缃丰的掌柜质问谁卖的假货,掌柜不承认自己卖过假货,结果药不然让掌柜当场把柜台上摆着的佛头拿过来给许愿,许愿告诉掌柜有一种火沁法,就是通过大火烧制,可以将假佛头看起来有上千年,但是真佛头摔下去只能四分五裂,假的就跟钢化玻璃一样碎成渣了。就在药不然要将手中的佛头摔到地上时,黄烟烟赶了过来,黄烟烟亲手摔了自家的佛头,结果跟许愿摔的一样是假的,看表情黄烟烟自己都不知道自家会卖赝品,最后按照规矩封了铺。黄烟烟告诉两人自己一定会追查到底,随后药不然告诉许愿,刚才的赌局自己就是想看一下他的实力,并且已经录了像,黄烟烟也说道这是让许家重回五脉戴罪立功的好机会。许愿听到这一番话,想到还是五脉的事儿,便告诉两人许家不准备回五脉,就在这时旁边几个施工的掉下来一根棍子,许愿及时推开了两人,自己被砸了一下,许愿告诉两人自己这就算是戴罪立功了,说罢便转身走了。许愿回到家中,方震来到家中,邀请他明天去见一下木户加奈小姐。晚上黄烟烟来到黄克武的房间,黄烟烟告诉黄克武瑞缃丰的事儿,黄克武告诉她,那件事自己会查清楚,五脉内战,靶子就是自己的黄家。黄烟烟告诉黄克武,根据她的观察,许愿已经学会了《素鼎录》里的鉴宝手法,而黄克武现在担心的是许愿会把瑞缃丰的事情说出去。就在这时,黄烟烟接到罗局的电话,罗局想让她和药不然陪许愿去见木户加奈。第二天上午十点,三人相约一起见到了木户加奈,但许愿一眼就发现,他们见到的并不是加奈小姐,原来八九年七月美国文物考古学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物包浆量化的论文,作者就是木户加奈,而论文旁边也配有她的玉照。说罢真正的加奈推门而出,加奈解释道自己一直对许家后人好奇,所以才想到如此拙计。正说着北方日报的记者闯了进来,众人都很费解这是谁的安排,药不然愤怒的拦住众人,并摔坏了记者的摄像机。经过药不然的质问,才知道记者是药来和黄克武找来的,药不然拿走照相机交卷并赶走了这帮记者。加奈表示希望许愿能跟参加佛头交接仪式,因为自己的爷爷留下遗愿,这件事情背后没那么简单,一定要有个了结。但是许愿却认为众人是在利用自己,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堆抱怨的话,最后木户加奈询问许愿,他就没有怀疑过许一城是被愿望。加奈给许愿看玉佛的照片,是典型的明清时期造佛的特征,所以武则天的明堂里会供奉着上千年后的玉佛头像,只能说明许一城送到日本的佛头是赝品。加奈感叹道,因为这枚佛头,许家背负了半个世纪的骂名,但徐老爷子当时为什么这么做,却没人知道了,加奈给许愿看了自己爷爷生前的一本笔记,但却是加过密的,这本笔记只有许家的后人才能解开,许愿拿起笔记本,加奈继续说道,一个月后佛头交接仪式,全球各大媒体参加,到时候一旦盖棺定论,就再也没人可以为许家翻案了。这时,许愿说道自己手中拿的笔记本用的是不等距位移密码,民国的时候很常见,但是涉密者会使用秘钥,如果不知道秘钥,自己也没办法,加奈又给许愿看了当年许一城跟自己爷爷唯一的合影。五脉和罗局共同开始讨论佛头交接仪式,罗局将现在佛头可能是赝品的情况通知了大家,并告诉众人这次交接不仅是文化领域的事儿,更上升到了两国外交问题。许愿说道自己也有些疑问,佛头的疑点都是木户加奈提出来的,但是加奈为什么不先去鉴定佛头的真假,就决定要归还佛头,并且加奈为什么要将这些疑点刻意让自己一方知道,那封匿名信会不会也跟加奈有关系,相较佛头真假,木户加奈更关心佛头案本身,而且从言辞中,她也坚信许一城当年是被冤枉的。黄烟烟提出,只要搞清楚木户笔记,弄清楚当年的佛头案,佛头的真假也就清楚了。散会后药不然本想叫许愿上车,但许愿却想自己走一走,他一个人又来到了父亲任教的学校,却碰到了药来,两人冷嘲热讽的谈论了一番。最后药来告诉许愿,要想查佛头案,就要经历一些事情,也告诉许愿,他和他的父亲虽然表面远离五脉,但其实一直都在盯着五脉,而五脉也从来就不是清净之地,所以让他一定要当心身边的人。此时加奈的随从告诉加奈,细川先生打电话说要到中国接替她的工作。加奈早已想到了这一结果,所以认为去天津一刻也不能再等了。罗局打电话给加奈小姐,为了昨天会面时出现的记者而道歉,还顺水推舟的询问了加奈对佛头的疑问,加奈说道自己已经出手开始调查这些疑问了,罗局本想为加奈提供一些破解笔记密码的人,但却被加奈拒绝了。

第4集
  许愿一个人在家中琢磨着佛头案,这时木户加奈来到四悔斋找到了许愿,加奈直接询问许愿如果佛头是赝品的话,为什么当年许一城不为自己洗冤,许愿说道自己现在也不确定佛头的真假,只有看到正品才能坚定鉴定出来。加奈解释道自己的爷爷回到日本,就将佛头交给东亚研究所保管,自己也不能接近。许愿听后认为加奈这次算是开了一个大玩笑,如果她说了不算,那归还佛头就是一个笑话,加奈紧接着又拿出木户笔记,由于昨晚人数较多,所以很多事情都没有说。加奈告诉许愿,当年有一名叫李济的,与梁启超等人并称为五导师,这名李济成立了一个考古调研小组,木户有三和许一城就是在小组里认识的,两人曾经在1942年7月被李济派出执行了一个月的秘密任务,回去后木户有三就发表了发现则天明堂玉佛头的文章,里面提到许一城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此佛头案才爆发。随后加奈给许愿看木户笔记的角落写着付贵缴三个字,加奈解释道,付贵是人名,缴代表缴获,这本笔记曾经作为佛头案的证物,这个人就是抓捕许一城的探长,加奈打听到,这个付贵现在还活着,人就在天津,所以她现在需要许愿的帮助。此时门口的方震盯着四悔斋门口的一举一动,亲眼看着许愿满脸笑容的送走了加奈,怀里还抱着一个大包袱。许愿到方队长的车前打了声招呼便伺机跑了,加奈在另一条街道上等着他,两人刚碰面,加奈手中的笔记本就被两个骑摩托车的人抢走了。此时追许愿的方队三人,也被一个大汉拦截,几人打斗在一起,抢走笔记本的两人却被黄烟烟截住,经过一番打斗,笔记本还是被抢走了一半。就在打斗过程中,加奈拽着许愿赶紧逃走了,原来他们所抢的笔记本,只是影像版,并不重要。黄烟烟带着剩下的一半,赶紧回到家中,拿给了爷爷黄克武看,黄克武也看不出其中的含义。黄烟烟想知道佛头案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关心,黄克武告诉她当年许一城留下了一大堆疑问,结果最后选择了死亡,他的儿子许和平也因为这件事死于非命,许家和五脉始终绕不出这个圈子。跟佛头案有关的人,都会遭到不测,黄克武所担心的是,自己的黄家也会被牵扯进去。方队等人向罗局汇报,他们调查到今天拦截他们的人叫谷卫西,外号崖西,是一个在逃的杀人犯。另外还查到一些崖西的同伙,其中一个叫李天明,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方队分析崖西是在拖延时间,然后让他的手下去抢笔记,所以有可能之前去偷书的人有可能也是他派过去的。这时,罗局的手下报告,木户加奈已经退房了,但她的助理还住在酒店。刘一鸣又给罗局打来电话,他希望今晚五脉能够相聚,给佛头案下个结论。刘一鸣分析了佛头归还的利与弊,沈老和药来都希望佛头继续归还,罗局提出再调查佛头案的真相,黄烟烟也将自己手中拿到笔记看到的付贵缴告诉众人,众人都知道付贵是当年的探长,最后也一致决定,又药不然和黄烟烟协助罗局暗中调查。加奈和许愿此时已经在去天津的路上,加奈告诉许愿,之所以叫他今晚就去天津是因为许家曾经对他有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付贵已经失踪了。方队的手下报告崖西的手下李天明已经有线索了,调查到他就住在潘家园的附近,方队带着人来到李天明的家中,发现李天明等人已经跑了,从家中也搜出一些武器弹药,方队注意到墙上的一幅画,揭下画之后发现墙上贴着的是一个符号。方队找到罗局汇报,那个符号是佛头法印,罗局马上想到了老朝奉,方队马上说道如果老朝奉出现,佛头案就很棘手了,但是老朝奉的身份又无从查起,罗局感叹着佛头案过去这么多年,还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也可以肯定的是,调查佛头案,让老朝奉开始着急了。加奈和许愿到达天津的一座老居民楼,两人上楼后发现楼道里涂满了欠债还钱的油漆,推开付贵家的门,里面也乱成一堆。两人刚准备出来,碰见了邻居的一个大妈,大妈告诉两人,付贵赌博欠高利贷已经被人抓走了,许愿向楼下的街坊邻居打听,楼下的大爷告诉他,付贵倒腾古董骗了一个富商的钱,多半是被人抓走弄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暧梦炬龙李香   发表于 2019-1-6 22: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集
  药不然找到黄烟烟,他表示自己通过朋友帮忙,已经得到了付贵的消息,他还活着并且人就在天津。黄烟烟跟药不然当机立断,立刻前往天津。药不然带黄烟烟去宾馆住宿,发现宾馆前面人头攒动,细问服务员之后才知道是有个文物团来此地进行学术交流活动。药不然带黄烟烟去夜总会与线人薇薇见面。薇薇就是夜总会中玩的最疯的舞者,她对调查信息自有一套门路。药不然将薇薇介绍给黄烟烟,薇薇告诉两人,找付贵麻烦的人叫大狗,对方似乎也是后头有人指使。黄烟烟见付贵音信全无,她拜托薇薇帮自己找到大狗,兴许对方有什么信息。薇薇提醒黄烟烟,大狗心狠手辣,自己会帮忙寻找,让他们小心。罗局正在跟众人开会讨论玉佛头的事情,刘会长突然上门拜访。刘会长将一些清晰的玉佛头图片给罗局过目,他表示图片来自细川家族的接班人细川太郎。罗局早就听说细川家族行事极端,不知道对方想玩什么把戏。刘会长让罗局放心,细川太郎想要以图片表达自己归还佛头的诚意。细川家族在东京实力强大,研究所也对加纳办事不利颇有微词,打算由细川太郎负责玉佛头归还。刘会长不认为佛头是假的,日方也有意归还,觉得可以跟细川家族合作。黄烟烟回屋的时候,发现屋子里似乎有人来过,让她心神不宁。黄烟烟警惕的拿起桌上的烟灰缸,想要袭击入侵者,却还是被对方逃掉。黄烟烟赶紧给药不然打电话,表示自己房间被盗。许愿与加奈见面,他不解加奈为什么明知玉佛头真假难辨,却不等调查清楚再归还佛头,而是在交接前将疑点告诉自己,让交接仪式平生事端。加奈告诉许愿,爷爷早就有归还佛头的打算,无奈当时中日关系冷淡,爷爷的建议没有得到支持。两个月前,东亚研究所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提出归还佛头以促进两国关系的想法,加奈才看到了希望。加奈告诉许愿,归还佛头的事情在研究所内部跟政府方面讨论激烈,前辈认为归还佛头之事宜早不宜迟,她才下定决心在此时归还,东京方面还曾经为归还之事发生恶劣事件。加奈担心归还佛头之事出现问题后果严重,甚至可能影响两国外交,她怀疑阻挠自己的东京势力就是细川家族,而细川太郎也一反常态主动参与此事,让她不得不怀疑。加奈拜托许愿跟自己查出真相,也算是解决祖辈的恩怨。药不然检查黄烟烟的房间,得知她并没有丢失东西, 才略微放心。许愿带加奈下馆子,他跟加奈聊起付贵的事情,担心对方就算还活着也已经七老八十,可能根本不记得当年之事。加奈觉得付贵是条重要线索,自己虽然在托人寻找当年的知情人,可是毫无结果。两人说话间,许愿突然想起父亲的旧时,对方在天津人称包打听,或许可以帮忙。药不然和黄烟烟从薇薇处得知了大狗的地址,可是两人毫无准备,而对方人多势众,颇有难以全身而退的意思,只能按照对方要求经过搜身。药不然跟黄烟烟进屋后,终于见到了大狗,两人赶紧询问付贵的事情。大狗却不愿回答,他表示到了自己的地盘,就该按自己的规矩来。沉默跟许愿聊起许和平的事情,他表示许和平临死前曾托自己办了两件事。一件是将《素鼎录》转交给许愿。一件是在许愿三十岁前,绝对不能将佛头案的事情告诉他。加奈出言询问,并将自己爷爷带走佛头的渊源说了出来,这才让陈默愿意开口。陈默告诉两人,当年许和平一直在调查佛头案的事情,而他的调查让很多人害怕。许和平出事前曾带学生去西安做调查,回来后就性情大变,还找陈默安排后事。加奈跟许愿这才知道佛头案背后并不简单,并且还存在风险。加奈拜托陈默寻找付贵,可是陈默却拿出一幅画,让许愿帮自己鉴定,过关才会帮忙。许愿从画的笔法墨色线条进行分析,表示原著作者善用右手,而绘图者用的却是左手。不仅如此,最大的破绽就是陈默将画放在澡堂这样阴暗潮湿的地方,要真是真迹,陈默断然不会如此马虎。陈默听后非常欣慰,认为许愿已经具备了调查的能力,他决定帮助许愿。陈默告诉许愿等人,付贵出事是因为他售卖伪造的钧瓷笔洗被人发现,这件事不怪买家,而是付贵坏了规矩。买家发现上当是因为付贵贩卖的坐谈讲经佛头被查出是赝品,这才疑心到了笔洗头上。许愿听后非常惊讶,因为出事的佛头自己在黄家古董行也见过,他怀疑付贵出事与黄家有关。大狗见黄烟烟年轻貌美,让她跟自己打牌拼酒,赢了自己才会说付贵的事情,同时将药不然甩到一边。药不然想要帮黄烟烟挡酒,却遭到大狗拒绝。黄烟烟让大狗说出付贵的下落,自己愿意给钱赎人。大狗笑着告诉两人,付贵不在自己手上,如果落到自己手中,他绝对不会消失不见,而是缺胳膊断腿。药不然很好奇付贵卖了什么赝品,可是大狗却不愿说。

第6集
  药不然从大狗口中得知付贵卖假货惹祸的事情,他好奇付贵卖了什么假货,可是大狗却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替谁卖。就在药不然想要继续追问的时候,大狗却不再说了,而是继续跟黄烟烟玩牌。直到黄烟烟喝酒,大狗才将付贵售卖钧瓷笔洗出事的事情说了出来,他表示笔洗造假工艺精湛,可以以假乱真,是因为另一件东西出问题买家才起了疑心。黄烟烟跟药不然顺利从大狗口中套到了想要的内容,可也为此付出了代价,黄烟烟差点喝的不省人事。许愿跟加奈按照陈默的地址,也找到了大狗住处,碰巧看到了蹲地上呕吐的黄烟烟以及搀扶她的药不然,大家决定一起回去。药不然拜托许愿照顾黄烟烟,喝醉的黄烟烟亲昵的抱住了许愿,还流露出可爱的一面。药不然将打探到的消息都告诉了许愿,他责备许愿一声不吭就逃跑了,但也只是责怪了两句,两人就和好如初了。药不然八卦许愿跟加奈的情况,许愿赶紧解释自己跟加奈并非男女朋友。药不然提醒许愿,加奈可不简单,一个人就能把罗局跟五脉玩弄于鼓掌之中。光是加纳愿意跟许愿来天津,而且连个助手都不带,就足以证明她不是普通人。药不然告诉许愿,之前偷《素鼎录》的人就是加奈司机,但是两人关系不大。方队打算用司机引出幕后黑手,没想到司机却被人灭口。许愿没想到随着调查的深入,居然还会出人命,心里非常震惊,也知道自己趟的浑水太深。罗局等人在刘会长的穿针引线下,会见了细川太郎等人。细川太郎早已听说罗局等人重新介入佛头案的事情,他让众人放心,自己已经请了专家研究,玉佛头绝对是真品无疑。细川太郎让罗局等人打消调查之事,顺利完成佛头交接仪式,免得影响两国关系。黄烟烟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宾馆,连衣服都换了,立刻着急起来,找许愿跟药不然审问。许愿跟药不然面临黄烟烟的审问,两人起初非常纳闷,得知黄烟烟醒来发现衣服被脱,赶紧撇清关系。药不然以自己先行离开为由,将锅都甩到许愿身上,还等着看好戏。许愿赶紧赌咒发誓,说自己没脱黄烟烟衣服,可能是黄烟烟自己脱得,这才平息了此事。许愿跟药不然等人聚在一起商量调查的事情,大家因为付贵失踪的事情一筹莫展。黄烟烟好心想要利用家里关系打探,可是许愿知道付贵卖的假佛像牵涉皇家,所以不愿让其插手,这让黄烟烟非常生气,觉得许愿不相信自己。加奈跟黄烟烟针锋相对,两人都质疑对方参与其中的目的不纯。药不然见氛围不对,赶紧插话缓和,还让许愿表态,这才打消了两人的争吵。加奈一大早就告诉众人,许愿还给自己的木户笔记影印本不见了,众人听后都非常诧异。黄烟烟听后,将之前房间被盗的事情说了出来,她怀疑对方就是冲着木户笔记来的。大家聚在一起商量要赶紧找到付贵。药不然分析,付贵出事是帮助卖家做事,很可能被卖家事后灭口,所以他们当务之急是引出卖家。黄烟烟告诉加奈,钧瓷笔洗做工精细,要不是买家找了德国专家鉴定,根本鉴定不出来,加奈瞬间有了主意。加奈知道药不然精通古董鉴定,打算让他出马引蛇出洞。加奈让药不然假装鉴定大师,宣称自己可以鉴定所有古董真假。卖家本想通过卖假货牟利,得知药不然可以识破他的假货,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药不然按照加奈的计划,利用圈子里的人脉,召开了古董鉴定会,当众宣称自己爷爷经过研究,已经创造出一种鉴定手段,可以辨别所有瓷器,其中就包括钧瓷笔洗。药不然当众跟众人演示自己的鉴定技术,许愿等人发现在场的一个中年男人神情不自然。

第7集
  药不然利用自己的鉴定技术,当场就辨认出了一件瓷器是假的,并且当众将其砸掉了。许愿等人观察的中年男子突然找到药不然,自称为孙先生,拿出一件小瓷器拜托其鉴定。药不然宣称瓷器为真品,且价值连城,才让孙先生高兴离去。加奈等人赶紧跟踪孙先生,顺利找到了他的住处。药不然打算立刻进去抓人,可是许愿却找借口推迟行动。药不然表面答应,私下却找许愿质问。药不然让许愿将苦衷说出来,大家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是许愿有事隐瞒,这合作可就继续不了了。许愿无奈,这才将付贵卖假货出事的佛像跟黄家看到的一样的事情告诉了药不然。许愿说出自己的担心,他猜测孙先生跟黄家有关系,所以不敢信任黄烟烟。药不然听后非常惊讶,但是他并没有怀疑黄烟烟。众人汇集在孙先生店铺门口,黄烟烟想要出面询问孙先生,可是却被药不然拦了下来。众人商议后,决定由加奈跟许愿冒充富商与孙先生见面,而药不然跟黄烟烟在外面等待。加奈跟许愿假扮日本客商,两人故意表示在古董交流会上见过孙先生用赝品骗过众人,所以对他的假货非常感兴趣。孙先生不认识许愿等人,他听到对方说自己卖假货,根本不承认,还拿出之前药不然宣称是真品的小瓷器给许愿坚定。许愿利用家传绝学,顺利的坚定出瓷器为赝品,让孙先生非常欣赏。孙先生拆穿许愿跟加纳假冒日本人的事情,让两人看看外面等候的手下,暗示两人说真话。药不然将黄家店铺里的假佛像与孙先生有关的事情告诉了黄烟烟,黄烟烟得知店里的假佛像跟孙先生有关,立刻着急起来。黄烟烟给爷爷打电话,询问孙先生的事情,得知孙先生跟黄家有生意往来,立刻明白了一切。黄克武告诉黄烟烟,自己也是才查到店里出事的佛像是来自天津,很可能就是孙先生打着黄家的名义贩卖出去的,他让黄烟烟不要着急,等自己查出孙先生背后的人。21:23许愿见自己跟加奈势单力薄,而且孙先生已经看出了自己伪造身份的事情,他只能将自己是许家后人的事情说了出来。许愿宣称自己家族被五脉赶出,所以要跟五脉对着干,如果孙先生愿意帮助自己给许家翻案,等自己发达了绝对不会少给好处。许愿报出加奈木户家族的身份,他表示自己跟加奈背后有大量资金支持,只要自己能够翻案,就可以将孙先生的赝品销往海外,到时候大家互惠互利。孙先生听后有所动容,但仍然半信半疑。许愿找孙先生询问付贵的下落,可是孙先生却闭口不谈,还表示许愿既然看重自己的货,不如就跟自己去工厂看看。许愿跟加奈骑虎难下,两人只好答应前往工厂。孙先生带许愿等人前往工厂的半道上,突然被一帮人拦下,许愿跟加纳因此落入对方手里。许愿不知道对方的来意与身份,跟加奈被抓到了一间仓库,两人都非常不安,没想到却见到了方队,原来抓他们的人是警察。方队告诉许愿跟加奈,自己因为调查黄家店铺的假佛像才查到孙先生头上,没想到却碰巧遇到了许愿跟加奈。方队担心许愿等人有事,所以才让手下假装黑道将两人抓回来。加奈怀疑孙先生替黄家出面倒卖假货,可是方队却不赞成,他表示黄家家大业大,根本不需要靠赝品为生,还会毁了自己在五脉中的名声。方队神情严肃的让许愿等人对接下来的内容保密,他们已经追查到,孙先生背后的人叫老朝奉,是造假集团的领袖。老朝奉神秘莫测,方队等人查了很久,都没有线索,而佛头归还引起重视后,老朝奉居然再次出现。方队告诉许愿跟加奈,老朝奉一直在暗中制假贩假,是五脉的心腹大患。黄家店铺出事后,警局就怀疑老朝奉的势力已经入侵到五脉之中,而加奈的司机被杀很可能就是老朝奉干的。方队将调查进展告诉许愿等人,他猜测指使人偷窃《素鼎录》跟木户笔记的人都是老朝奉,对方的目的不外乎两个,第一是拿到笔记知道其中的鉴宝手法,第二则是想让佛头案的真相石沉大海。许愿猜测老朝奉与当年的佛头案有关,方队则是提醒他小心,老朝奉收留了很多不法之徒,很可能威胁他们的生命安全。

第8集
  许愿跟加奈自从见过方队以后,两人都心情低落,不知道如何对付老朝奉。许愿试探黄烟烟孙先生的事情,黄烟烟知道他怀疑孙先生跟黄家有关,她表示黄家绝对不会造假,这明显是有人想用假佛像毁了黄家的招牌。药不然看出黄烟烟心情不好,他赶紧出面缓和,可是黄烟烟却表示自己知道怎么做。黄烟烟与手下黄哥见面,她让黄哥彻查店铺里的所有古董,千万不能砸了招牌,同时询问起孙先生造假仓库的事情,可是黄哥根本不知道。黄哥告诉黄烟烟,孙先生表面随和,所以他丝毫没有怀疑对方给的是赝品。黄烟烟让黄哥按照自己说的办,办完事情直接回北京,不要让爷爷知道这件事。天津的古董采办一直是黄哥负责,孙先生造假的事情他早就知道,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敢把假货弄进黄家店铺。黄哥让孙先生赶紧处理好这件事,不然捅了娄子,黄家的信誉受影响不说,他也会受到牵连,到时候孙先生不死都难。孙先生赶紧向黄哥道歉,说货是手下人办的,自己并不知道假佛像进了黄家店铺。黄哥从孙先生口中得知他手里还有一百多件假佛像,心里非常吃惊,可是也没说什么,毕竟制假贩假两人都有份。黄哥让孙先生赶紧处理好付贵的事情,免得他牵扯出自己,可是孙先生却表示付贵不在自己手里。孙先生送黄哥离开,黄哥让孙先生赶紧处理掉手中的假货,两人分别的场景都被黄烟烟跟要不然看在眼里。原来,黄烟烟早就怀疑黄哥跟孙先生勾结了。加奈跟许愿提起徐家没落后,很多生意都由黄家接手,同时老朝奉的很多观点跟黄家相同,她怀疑老朝奉跟黄家有关。许愿看出加奈怀疑黄烟烟,可是他觉得黄烟烟的反应,根本不像是有意欺瞒自己。加奈听后不以为然,她觉得黄烟烟可能也不知道真相。加纳接到消息,细川太郎也来到天津,她立刻动身,打算跟其见一面。黄哥走后,孙先生非常着急,立刻驱车前往自己的造假仓库,却没想到早已被黄烟烟等人跟踪。黄烟烟看到孙先生进了仓库,她决定独自前往,让药不然留在外面接应,要是一个小时后自己没出来,就报警找人营救。黄烟烟偷偷潜入仓库,却不小心踩到金属,差点被众人发现,幸好众人又被别的事情吸引了主意。加奈前往酒店会见细川太郎,细川太郎告诉加奈,日方有意归还佛头促进两国关系,佛头的真假并不重要,只要日方将拿到的佛头原封不动的还给中方就可以了,他让加奈不要多事调查佛头的真假。黄烟烟趁众人不注意,随便躲在了一个集装箱里,没想到却意外发现了老朝奉的标志。黄烟烟潜入孙先生的位于仓库的办公室,到处搜查线索,没想到这时候电话却响了起来。虽然黄烟烟及时躲了起来,可是孙先生接完电话后却通过桌上的账目被翻过发现了不对劲,他吩咐手下,抓住潜入的人不留活口药不然见黄烟烟迟迟没有出来,担心她的安慰,赶紧找许愿前来帮忙,两人假装搬货员混进了仓库。黄烟烟遭到众人追杀,许愿等人也不小心暴露行踪,大家只能拼命逃亡。细川太郎跟加奈分析形势,中日双方现在的关系并不乐观,而细川家族已经在中国开展生意,所以无论如何佛头归还之事不能出错,这不仅是关系两国外交,也关系细川跟木户家族的生意。细川太郎拜托加奈放弃调查,跟自己回国,他可以帮助加奈跟研究所求情,可是加奈执意留下,而且不愿透露调查进展。细川太郎让加奈相信自己的诚意,可是加奈却拆穿细川家族之前偷窃佛头的事情,她始终不能相信对方。细川太郎无法解释,但是他向加奈保证,自己对她的心意是真实的,可是加奈并不感动,还让细川太郎不要阻拦自己的调查,这件事对自己非常重要。许愿等人成功驱车逃走,许愿对黄烟烟路上捡的包非常好奇。黄烟烟宣称包里的是孙先生的犯罪证据,这件事由自己处理就好,其他人不需要管。

第9集
  黄烟烟等人从孙先生的仓库脱身后,大家打算先回宾馆再做打算。黄烟烟刚下车,就发现黄哥等在门口,并将黄克武来到天津的事情告诉了她。黄烟烟将拿到的资料给黄克武过目,她已经看到账本上有黄克武的印章,而且还有孙先生跟黄克武的合影,这些都在让她怀疑黄克武跟孙先生有关系。黄克武看了账本,但是不承认印章是自己盖的,还表示黄家家大业大,自己根本没理由造假。黄克武见黄烟烟对自己还是半信半疑,他表示会慢慢将事情告诉黄烟烟,现在最重要的是黄烟烟要做好卧底,随时将许愿等人的事情报告给自己。药不然跟许愿说起黄克武的事情,他觉得孙先生刚出事,黄克武就赶来天津,这之间有种微妙的关系,可是许愿却不以为意,他表示自己关心的只有佛头案,其他的跟自己都没关系,他也不想管。药不然跟方队联系,得知孙先生的仓库被人查封,但是孙先生却提前跑了,而仓库里根本没发现付贵。黄烟烟情绪低落的回到宾馆跟众人汇合,她表示黄克武日后会给大家一个交代,随后拿出了黄家对付贵的调查记录。药不然看出黄烟烟情绪不对,赶紧出言安慰。黄烟烟拿出了付贵的账单记录,众人发现付贵在八月份曾经在医院消费十一万,而受益人则是一个叫冯月的女子。许愿因此推测,付贵就躲在自己家里。许愿等人前往付贵家,就在药不然打算直接敲门的时候,许愿却示意其他人假装查电费的,敲开了对门的房门。开门的大婶见许愿等人非常可疑,心里非常着急,赶紧拦着让众人离开,可是许愿却趁机跑进了屋子,还在桌上发现了吃剩的白酒。许愿看出衣柜里有躲藏的痕迹,他让付贵不要躲藏了。大婶见状,赶紧让付贵逃跑。就在付贵跑出屋子的瞬间,许愿用爷爷的名字留住了付贵。付贵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转身给许愿把酒言欢。付贵不明白许愿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藏身之处的,许愿则表示自己看到消费账单上冯月的名字就觉得眼熟,立刻想起之前拜访时付贵邻居就是这个名字,瞬间就将两者联想到了一处,明白付贵躲在冯月家。付贵夸奖许愿聪明过人,他解释自己被孙先生利用,本想赚点小钱却差点惹出了杀身之祸,所以才躲在冯月家里。许愿询问付贵爷爷的事情,付贵不解事情过去几十年,为什么现在还有人追查。药不然将加奈打算归还佛头以及质疑佛头真假的事情说了出来,付贵听后非常惊讶,他愿意将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许愿听后非常高兴,立刻联络加奈,表示自己找到付贵了。罗局跟方队上门拜访黄克武,两人来意不善,摆明是冲着黄烟烟手里孙先生的犯罪证据去的。方队将目的挑明,黄克武无法阻拦,他只能将账本交出来。方队看到上面的黄家图章,让黄克武做出解释。黄克武听后,赶紧解释自己没做过亏心事,不怕警察调查。方队等人离开时,黄克武特意询问孙先生是否被警方抓住,得知孙先生逃跑,面上表情从容。罗局私下询问方队对黄克武的看法,可是方队却表示没有看出什么,只能等待后续调查。加奈赶去跟众人汇合,她将爷爷的笔记交给付贵,希望付贵能够说出内情。付贵告诉众人,当年许一诚的案子疑点重重,单靠木户笔记并不能直接定罪,可是审讯过程中,许一诚始终一言不发,付贵想要翻案都没有理由。付贵至今都想不通,许一诚身为五脉之一,居然会倒卖佛头。付贵告诉许愿等人,当年的重要资料有三本笔记,可是全部经过加密,所以常人根本不知道内容,后来都被一个日本外交官拿走了。许愿分析,三本笔记中有两本在加奈跟自己手中,剩下一本至关重要。黄烟烟猜测日本外交官跟佛头案有关,同时很好奇第三本笔记的下落。付贵将许一诚留下的照片交给许愿,加奈赶紧拿出自己爷爷的照片,结果发现两张照片是同一张,但其中一张被人修改过。付贵将半面铜镜交给许愿,作为佛头案的重要线索。黄烟烟发现铜镜带有铭文,连称不可思议。付贵告诉众人,另外半面铜镜在安阳郑家,郑家是青铜方面的造假高手,这一代家主叫郑虎。能不能在郑家差点线索,就看许愿等人了。众人商量去安阳调查的事情,黄烟烟知道孙先生的事情让大家对黄家有所怀疑,即使是自己也有疑惑,但是她选择相信爷爷。黄烟烟的话,让大家都非常尴尬,药不然本想让她先回北京,现在这话也无法说出口了。黄烟烟心情不好去酒吧喝酒,许愿突然出现安慰。许愿暗示人与人之间要消除偏见,才能互相信任。黄烟烟没想到许愿愿意相信自己,她特别感动的拿出自己珍惜的东西,表示要按照五脉的规矩,跟许愿互换信物,要是有人出尔反尔,另一方就可以将信物砸毁。

第10集
  黄烟烟将自己珍视的东西送给许愿当信物,许愿也只能将带了多年的挂件送给黄烟烟。许愿认出黄烟烟的信物是珍贵的青铜,他委婉的表示,如果将来两人反悔,希望可以换回彼此的信物。黄烟烟不为所动,她让许愿对自己有点信心。黄克武给黄烟烟打电话,让她全身心的盯着佛头案的线索,其他的都由自己调查。黄烟烟看着许愿的挂件,心里有些不耐烦,她让爷爷放心,自己心里有数。许愿等人驱车前往安阳,一路上大家沉默无语,都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充满忐忑。许愿等人刚到安阳,就有人盯上了他们。许愿等人在安阳古董街调查郑家的事情,可是却始终无功而返,他们的行踪都被人密报给了郑重,但是这些也都被加奈看到。黄烟烟跟许愿议论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们跑了一天,可是却被告知郑家两个家主都不在。黄烟烟觉得白天见到的人有很多可能是老朝奉的手下。许愿认为有人捷足先登搞了猫腻,就是想让他们无功而返。药不然特意约见曾经与家族合作过的郑家中层领导郑重,他当众拆穿对方给许愿等人找麻烦的事情。郑重故意推辞,还暗示老鼠窝出了猫,自己不会坐视不理。药不然让郑重说出郑家另一个家主郑国渠的下落,还表示只要拿到铜镜,自己就会离开。郑重表示郑国渠不是想见就能见的,自己怎么说也是郑家的人,有些事不会坐视不理。加奈接到手下的电话,对方宣称自己找到了铜镜的线索。方队等人根据账本信息找到了孙先生的手下,他们声称自己已经掌握足够线索,知道孙先生曾经通过他转账,所以让其交代出孙先生的下落。手下知道强撑着也没意思,他表示孙先生的信息自己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偶尔去日本,而且跟黄家不怎么来往。方队审问手下,让他交代老朝奉的事情。手下知道的也不多,他只知道苏先生很怕老朝奉。加奈得到铜镜的信息后,找借口说要接待朋友,不跟众人一起行动。黄烟烟见状非常气愤,觉得加奈有事瞒着大家,可是许愿却觉得只要大家目标一致就行了。黄烟烟被气的不行,她表示自己也要单独行动,明天就住到郑家去,逼着家主跟自己见面。药不然带许愿去了郑家造假的地方,他表示只要找到郑家造假的证据,就有了跟家主谈判的筹码。许愿将信将疑,他跟着药不然一起去了造假基地。之前派人给许愿等人添堵的郑重收到消息,说是老朝奉留的货被人发现了,他赶紧带人转移假货,却不想被加奈看到。许愿跟药不然进入造假工厂,两人发现里面确实藏了很多假货,更加确定这真是造假工厂。药不然在工厂无意中发现老朝奉的标志,两人都非常吃惊,没想到老朝奉的势力居然牵涉郑家。许愿跟药不然躲在工厂,却还是被郑家的发现,遭到了众人的追赶。幸好关键时刻,一个神秘带头盔男子将两人救出,还给他们指明了逃亡方向。许愿跟药不然猜测郑家跟老朝奉是一丘之貉,许愿觉得事情越来越危险,他劝说药不然不要继续追查,省的惹上杀身之祸。药不然听后非常感动,他这才犹豫着说出自己联系郑重,但是无功而返的事情,表示找到铜镜非常困难。许愿跟药不然蓬头垢面的回到宾馆,却跟等在大厅里的黄烟烟碰个正着。黄烟烟看出两人瞒着自己偷偷去了别处,心里非常生气,觉得他们不信任自己。黄烟烟拿出许愿的信物,要按照五脉的规矩砸了,作为许愿不守信用的报复。许愿阻止不及,眼睁睁的看着黄烟烟砸了自己的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东京单身男子
轮到你了
HIStory3-圈套
我,到点下班
紧急审讯室3
草莓之夜·英雄传
黑夏 第一季
你的荒野求生-综艺
六月夏初
云端之上
印度奇游
银河补习班
八佰
我的青春都是你
音乐家
周恩来回延安
续·终物语
正义联盟大战致命五人组
机动奥特曼
一拳超人 第二季
明治东京恋伽
Ingress
为我而生
嘟拉国学千字文
商鞅变法:公元前356年、350年、
《垦草令》:秦孝公前359年命商
商鞅:卫鞅、公孙鞅、商君、先秦
申不害:申子、法家重要创始人、
慎到:慎子、法家创始人之一、稷
重农抑商:崇本抑末、农本商末、
法家学派:法家思想、刑过不避大
《墨辩》:经上、经下、经说上、
不辩菽麦
鹑居鷇食
迎头赶上
暗约私期
不言而信
四海八荒
器满将覆
错认颜标
什么是整数强迫症,有话床上说
我们去图书馆的流程是这样的吗
考拉吃桉树叶,其实并不是因为喜
怎样委婉地提醒一个人有点胖?
当代社会七大生活谎言,你有吗
父母打你用过最狠的工具是啥?
春暧花开,今年的目标实现了多少
其实你也有1000万款,只是忘记了

  • 站长工具 SEO查询
  • 影视图片
  • 站点信息

300条最新帖子       目录页面快速收录审核通道       雅牛网,上网入口,知幸朋友,雅牛共赏       皖ICP备11016099号-8


与雅牛网合作、版权、交流指定邮箱

雅牛网 欢迎交流,批评,建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